發布時間:2021-03-26

 

“失眠人群焦慮抑郁發病率是普通人群的10~20倍。”


“早醒是重型抑郁最典型的癥狀,要予以重視。”

“臨床上失眠長期治療仍反復發作,無計可施時,應想到它。”

它十分常見,卻又混跡于普通失眠常常被忽視;它折磨患者身心卻常常被誤以為矯情;它是紙老虎,看上去來勢洶洶,但只要早發現早治療,即可將其消滅于無形;它就是郁證性失眠。

3月21日,由《醫師報》主辦的“郁證調理,改善睡眠——關注郁證性失眠的解決之道”的系列直播活動召開。

 

疫情期間一位隔離點的男士,因緊張恐慌,出現了心慌、憋氣等癥狀,后來又繼發了失眠,14天隔離結束后,雖然壓力消失了,但失眠的癥狀保留了下來,身體的不適也沒有緩解。北京中醫藥大學東方醫院副書記郭蓉娟教授在直播中分享了這一案例,她指出,郁證性失眠的患者心身紊亂共同存在,且呈惡性循環,只有心身并調,將情緒與睡眠之間剝離出來,打破了其循環鏈條,失眠才能逐漸痊愈了。

失眠人群中,70~80都會伴有情緒障礙,因此中國科學院院士、北京大學第六醫院陸林院長率領的中西醫睡眠專家,就郁證性失眠的發病及治療,從中西醫兩方面給出了解答方案,吸引了110多萬人次線上觀看。

 

 

陸林院士

失眠后煩悶易怒  真不是矯情

“睡眠不僅可以消除疲勞、恢復體力,還可以保護大腦,提高記憶力,提高免疫力。”陸林院士強調,睡眠還有助于心理和軀體健康。失眠無法緩解疲勞感,就會導致情緒低落、注意力不集中、焦躁不安等心理問題。臨床上我們也注意到,很多失眠患者會同時伴有焦慮、抑郁等多重軀體癥狀。

“失眠伴發抑郁,是有共病的生物學基礎的。”陸林院士指出,調節睡眠的腦區,如杏仁核、丘腦和視交叉核等,不僅主管睡眠節律,同時還調節情緒,如杏仁核就有產生情緒、識別情緒和調節情緒的功能。

“失眠是一個生理、心理、社會環境等綜合因素所導致復雜問題,對因治療是關鍵所在。” 北京市回龍觀醫院書記楊甫德教授指出,失眠的發生機制極其復雜,生理機能異常、神經遞質分泌水平異常、多思多慮的性格特征以及突發的應急事件等,都是導致失眠的原因。他主張應綜合施治、辨證施治,而不是單一依賴西醫的鎮靜催眠藥,更不能完全依賴于心理干預。如果能夠把西藥、心理、中藥進行多維度的整合,有針對性進行個體化干預,治療失眠將不再是難題,可以帶來長期的睡眠穩定。

 

 

楊甫德教授


郁證+失眠  小心郁證性失眠來敲門

臨床中發現,很多失眠患者伴有不良情緒,其治療也有其獨特之處,因此學術界提出郁證性失眠的概念。郁證性失眠就是因為情緒或壓力引起的失眠,這類失眠會伴隨有心煩、易怒、焦慮等情緒癥狀和胸肋脹滿、咽部異物感、五心煩熱、胃腸不適、心神不安、月經不調等身體上的不舒服。既有失眠的表現,又符合郁證的診斷標準,就可診斷為“郁證性失眠”。

“抑郁癥與中醫郁證,互相重疊又不盡相同,”郭蓉娟教授指出,中醫所說的郁證,是指七情過激,即負性生活事件刺激太過,超過人的調節范圍所引起的一系列心身紊亂,進而出現郁悶不舒、煩躁易怒、脅肋脹滿、心煩心悸等癥狀,它是一類疾病,包含西醫的應激反應、應激障礙、焦慮癥、失眠以及輕中度抑郁癥等。而重度抑郁癥中醫稱之為癲病。

 

 

郭蓉娟教授

“需要強調的是,并非要達到抑郁癥或焦慮癥的診斷標準,才能診斷為郁證性失眠。” 上海中醫藥大學龍華醫院袁燦興教授強調,失眠的患者只要出現郁證的臨床表現,如胸悶、焦慮、心煩、胸脅脹滿、喜嘆息等郁證癥狀,即可以診斷為郁證性失眠,一定要尋求醫生的幫助,開始藥物治療。

 

 

袁燦興教授


為郁證性失眠四大人群畫像

長期的缺覺少眠下,精神與肉體受到雙重侵擾,出現郁悶不舒、煩躁易怒、脅肋脹滿、心煩心悸等癥狀,這類患者包括完美主義者、中年女性、青少年和長期失眠者。

A型性格人群 做事情特別認真,完美型人格的人,如工作壓力大的企業老板、高管、科研人員等,易患郁證性失眠。

40歲左右的女性  因為女性比男性更多地擔負了家庭教育和家庭瑣事的責任,無論是職場媽媽還是全職媽媽,隨著年齡的增加,青春的流逝,都更容易焦慮、抑郁,忙碌的工作家庭瑣事讓他們睡眠缺失,很容易導致失眠,成為郁證性失眠的易發人群。

青少年  不管是小學生、中學生還是大學生,學習與社會壓力越來越大郁證性失眠的患者也越來越多。

長期失眠患者 漢密頓抑郁量表中,分值大于7分就可以診斷為抑郁。而嚴重的失眠癥狀,就達到6分了,也就是失眠與抑郁只有一分之隔。

郁證性失眠的患者,入睡困難和早醒是其失眠的主要特征。胸脅脹滿、喜深吸氣、長抒氣后有所緩解;胃感覺飽脹不想吃飯,打膈后緩解;感覺咽喉部有痰,吐不出咽不下,中醫稱為梅核氣,都是郁證性失眠的典型癥狀。

楊甫德教授指出,以入睡困難為主,一旦睡著睡眠過程沒問題的,往往存在比較大的焦慮情緒或者壓力問題;如果是全程睡眠都有問題,或者是早醒特別嚴重,醒后情緒極其糟糕者,往往以抑郁更為明顯。

治療策略  中西醫各顯神通

西醫:應優先解決睡眠問題

楊甫德教授強調,臨床治療中,郁證性失眠的患者應優先解決其睡眠問題,因為情緒往往需要2~4周才會有所改善,而如果醫生能夠在第一天就讓患者睡好、睡著,就會顯著提高依從性。

在治療上,不僅僅要用調節情緒的藥物,也要用改善睡眠的藥物。如果一個藥同時能夠改善睡眠和情緒問題,是最理想的。因為臨床上主張單一藥物治療,如果改善情緒的藥物不能很好的改善睡眠,可以合并一些改善睡眠的藥物,這是治療上需要關注的難點。

“對于失眠一定是要及早治療用藥,該用藥的時候一定要用藥,”楊甫德教授強調,要遵循三大原則:按需用藥、足量用藥、盡可能做到間斷用藥。

中醫:兩大法寶  盡享晝精夜寐

“黑白方案”  “黑白方案”是郭蓉娟教授在長期臨床實踐中總結出的治療原則和方劑。她提出,“晝精夜寐”即人在白天要精神抖擻,晚上要睡得香,所以白方主要從病因出發,調整陰陽氣血,消除機體各種不適癥狀,晚上則鎮靜安神,讓患者睡好。

郁去則寐安 袁燦興教授指出,肝氣郁結是郁證性失眠最根本的病機。肝氣郁結,則體內氣機不暢,氣堵在哪里,哪里就會出現癥狀,如在脅肋,出現脅肋脹滿;在乳腺出現乳腺增生,肝郁化火則擾亂心神,睡不安穩;肝木克脾土,出現消化系統的癥狀,脾胃運化功能受損,血氣生成不足,血不養心,心失所養,就會心神不寧,無法安眠;肝郁傷陰,腎陰不足不能降心火,同樣導致睡眠不安穩。所以郁證性失眠病機的源頭就是肝氣郁滯,郁去則寐安,而治療肝郁的經典方劑就是逍遙丸。

醫圣張仲景的《金匱要略》中,有兩處提及神靈所作,就是說這個病很奇怪,病人很不舒服,卻有查不出具體哪里的病證,與現在的情志病極為相似,而使用的方劑中,一個是甘麥大棗湯,另外一個是百合方,臨床應用證實,這兩個藥方對精神系統疾病的治療非常有效。而專為郁證性失眠研制的解郁丸,將疏肝解郁的逍遙丸和專治情志病的甘麥大棗湯和百合方加減化裁,對于輕度的焦慮、抑郁以及郁證性失眠,有很好的療效。

1+1>2  中西醫聯合才是解決之道

“作為一名西醫,完全同意很多疾病,尤其不良情緒合并失眠的這類人群,應該采取中西醫結合的方法進行治療,一定會取得更加好的療效和愈后。”楊甫德教授指出,我們的目標是解決患者的痛苦和問題,達到臨床痊愈,恢復生活質量和社會功能,把解郁丸和抗抑郁藥物聯合應用于郁證性失眠的人群,應該會取得比西醫單一治療更好的效果。

作為對睡眠醫學有深入研究的中醫大家,郭蓉娟教授有更深的體會,她希望中西醫之間可以有更多的學術交流,中西互補對難治性重癥失眠進行聯合治療,可以取得1+1>2的效果。

因為在臨床失眠治療中積累了豐富成功經驗的袁燦興教授提醒醫生和患者,腦中要有郁證性失眠的弦,在治療失眠反復復發效果不理想時,要考慮到郁證性失眠的可能,適當加用抗抑郁的西藥或中成藥,就會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這是在臨床中得到驗證的經驗。

“郁證性失眠患者在內科和基層很多,但重視不夠,治療失眠的方法掌握的也不多,只能簡單運行安眠藥,長期使用產生依賴,或效果不佳時,就無計可施了。”陸林院士指出,甚至有的基層醫生對失眠認識不足,說你睡不著覺,并不是什么問題,無視患者痛苦的主觀感受。因此,從中西醫結合的角度,探討治療失眠的良策,對于解決患者病痛,具有深遠的意義。



丁香色五月